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故事大全 > 世间百态 > 所长抢劫 正文

所长抢劫

2015年09月08日09:48:37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派出所副所长劫被抓起来了。这个消息如惊天霹雳,震得小镇上的所有人都脸色发白,大脑里面一片混沌。

江边小镇普竹镇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,镇派出所副所长罗铭抢劫被抓起来了。这个消息如惊天霹雳,震得小镇上的所有人都脸色发白,大脑里面一片混沌。这消息使大家一时回不过神来,这年头不管发生啥事,就是基地恐怖分子袭击美国摩天大楼,就是印尼大海啸,就是海湾战争、萨达姆被擒,也没有这个消息使小镇的人震惊。

小镇天热,每天傍晚一条青石板街上坐满了裸胸露背,只穿件褂褂,或者干脆啥也不穿,只穿条硕大短裤的人在门口纳凉,他们坐在竹楼上摇着扇子,喝着凉茶,讲闲话、摆龙门阵。小镇上说书的朱怀古说:这消息不可靠,我宁肯相信赤日炎炎的夏天下雪,宁肯相信母鸡会打鸣,宁肯相信你谢长脚会生娃娃,也不相信罗铭会抢劫,罗铭是啥人?身穿警服堂堂正正,头戴警徽威风凛凛,腰别手枪歹徒丧胆。

谢长脚,你莫是天气太热热晕了吧?谢长脚在江边帮人搬运东西随时有消息发布。谢长脚说:朱老师,我宁肯生娃娃我也不信罗所长会抢劫,这个人讨是讨嫌点,一天黑丧着脸,一会儿去抓逃计划生育的人,一会儿去撵街,把人家做点小生意的撵得鸡飞狗跳。就是征地拆迁也少不了他,那个破锣嗓子拿起高音喇叭一喊,喊得你心都跳出来。不过,说他抢劫我还真不相信,不是我堂舅子讲,打死我也不相信。谢长脚这么一说,大家都哑了口,谁都知道他堂舅子是镇上管司法的副书记。管司法的副书记讲的还会假么?朱怀古摇着的扇子不摇了,他幽幽地长长地叹了口气。他一叹气,大家也七零八落地叹气,天气是越发的热了,热得大家昏昏沉沉,朱怀古说走,回去睡觉。众人也说走,回去睡觉。热闹的街上,人顿时走了不少。

罗铭正在普竹镇的一座大山上守候一名逃犯。普竹镇是个高原山区乡,地形复杂,海拔从几百米到两干多米,山下的镇子在江边,气候炎热异常,山上的村子寒风飕飕,山头还蒙着雪,赶场天罗铭接到一个山农的举报,说在罗汉坪见到了杨家庆。杨家庆是个逃犯,杀人六年逃匿在外,一直无法抓到。这是一个上级督办的案子,年年清点年年无法完成,为此普竹镇派出所多次受到批评,他这个主持派出所工作的副所长,弄得脸上很是无光。

罗铭没有叫人,自己一个人就上山了,其实要叫人也叫不到。所长老钟半年前就住院了,患的病是叫人绝望的病,警员小刘是个年轻女孩,在所里负责内勤,其余几个都是联防队员,派不上用场的。他在又冷又冻的山上转悠了几天,步步紧追,一点也不敢马虎,穿过森林,走过沼泽,攀过悬崖,进过山洞,眼看杨家庆就快要落人自己手里,他怀里的手机却不停地震动起来,罗铭不敢看手机也不愿看手机,这时只要一眨眼,这个对山区比对自己掌上的纹络还熟悉的逃犯就可能消失掉,但手机却不屈不挠地震动,刚震动完又震动,几乎没有片刻的歇息。

罗铭耐着性子不管手机的震动,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在树林里时隐时现的逃犯。但手机震动得太频繁太有耐力了,罗铭想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,手机不可能这么不管不顾地震动,他脑里冒出个念头,是不是家里出事啦?父亲患上老年痴呆满世界乱走,关也关不住,会不会被车撞了?抑或是罗蓓被人绑架了?当警察的可没少得罪人,罗蓓是随爷爷奶奶在城里上学的,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幽暗狭长的小巷。这样一想,罗铭头发就炸起来了,背脊上也嗖嗖地冒出了冷汗。他掏出手机连看也没看就按了下去,电话里传来喂喂的声音,他一听是孙书记的声音,肺都气炸了,一把把手机塞进口袋,再看那个逃犯,却神秘地消失了。

他气得狠狠地捶了几下自己的头,慌不择路地跑起来。树林里杂树太密,荆棘一蓬连着一蓬,荆棘下有许多凹凸的坑,他来不及择路,慌慌张张地乱冲乱撞,结果掉进一个大坑里,脚被摔破了,手上脸上也被荆棘划了许多血痕,等他骂骂咧咧地从坑里爬上来,哪里去找逃犯的影子呢。

TAG:抢劫
上一篇:断掌下一篇:到了北京请找我
《所长抢劫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s-team.cc/r/s/22557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-www.s-team.cc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
Copyright © 2019

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,极速赛车开奖直播,官方直营

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