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书库 > 搜藏故事合集 > 水浒民间故事 > 风流琼英之谜 正文

风流琼英之谜

2012年06月12日16:16:34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
琼英貌美技高,是梁山军后期得力的战将。她的飞石深得张清之法,其生活经历也富有传奇色彩。那么她“奇”又“奇”在何处呢?
  

话说邬梨国舅,令郡主琼为先锋,自己统领大军随后。那琼英年方一十六岁,便出落得如荷花一般,原非邬梨亲生的。他本宗姓仇,父名申,祖居汾阳府介休县,地名绵上。那绵上,即春秋晋文公求介子推不获,以绵上为之田,就是这个绵上。那仇申颇有家资,年已五旬,尚无子嗣。又值丧偶,续娶平遥县宋有烈女儿为继室,生下琼英。年至十岁时,宋有烈身故,宋氏随即同丈夫仇申往奔父丧。那平遥遥是介休邻县,相去七十余里。宋氏因路远仓卒,留琼英在家,分付主管叶清夫妇看管服侍。自己同丈夫等至中途,遇强盗被害,庄客逃回,报知叶清。那叶清虽是个主管,倒也有些义气,也会使枪弄棒。妻子安氏,颇是谨慎,当下叶清报知仇家亲族,一面呈报官司,捕捉强人;一面埋葬家主尸首。仇氏亲族,议立小女琼英为主。
  

过了一年有余,田虎作乱,占了威胜,遣邬梨分兵掠夺。到介休绵上抢劫资财,男女都被掳去。那邬梨也无子嗣,见琼英眉清目秀,引来见老婆倪氏。那倪氏从未生育的,一见琼英,便十分爱她,却似亲生的一般。琼英从小聪明,百伶百俐,又举目无亲。见倪氏爱她,便对倪氏说,向邬梨讨了叶清的妻安氏进来,因此安氏得与琼英坐卧不离。那叶清被掳时,他要脱身逃走,却思忖:“琼英年幼,家主主母只有这点骨血,我若去了,便不知死活存亡。幸得妻子在彼,倘有机会,同他们脱得患难,家主死在九泉之下,亦是暝目。”因此只得随顺了邬梨。征战有功,邬梨将安氏给还叶清。安氏自此得出入帅府,传递消息与琼英。邬梨又奏过田虎,封叶清做个总管。
  

叶清后被邬梨差往石室山,采取木石。部下军士向山岗下指道:“此处有块美石,白赛霜雪,一毫瑕疵儿也没有。强人欲采取它,却被一声霹雳,把几个采石的惊死,半晌方醒。因此人都啮指相戒,不敢近他。”叶清听说,同军士到岗下看时,众人发声喊,都叫道:“奇怪!适才兀是一声白石,却怎么就变做一个妇人的尸骸!”叶清上前仔细观看,凭般奇怪,原来是主母宋氏的尸首,面貌兀是如生,头面破损处,却似坠岗撞死的。叶清惊讶涕泣,正在没理会处,却有本部嵛个军卒,他原是田虎手下的马圉,当下将宋氏被掳身死的原因,一一备细说道:“昔日大王初起兵的时节,在介休地方,掳了这个女子,欲将她做个压寨夫人。那女子哄大王放了绑缚,行到此处,那女子急飞身窜下高岗撞死。大王见她撞死,叫我下岗剥了她的衣服首饰。是小的服侍她上马,又是小的剥她的衣服,面貌认得仔细,千真万真是她。今已三年有余,尸骸如何兀是好好的?”叶清听罢,把那无穷的眼泪,都落在肚里去了,便对军士说:“我也认得不错,却是我的旧邻宋老的女儿。”叶清令军士挑土来掩,上前看时,仍旧块白石。众人十分惊讶叹息,自去干那采石的事。事结,叶清回到威胜,将田虎杀仇申,掳宋氏,宋氏守节撞死这段事,教安氏密传与琼英知道。
  

琼英知了这个消息,如万箭攒心,日夜吞声饮泣,珠泪偷弹,思报父母之仇,时刻不忘。从此每夜合眼,便见神人说:“你欲报父母之仇,等我教你武艺。”琼英心灵性巧,见了别人习武就记下,回来她便悄悄地拿根杆棒,拴了房门,在房中演习。自此日久,武艺精熟,不觉挨至宣和四年的深冬。一晚,琼英偶尔伏几假寐,猛听的一阵风过,便觉异香扑鼻。忽见一个秀士,头带折角巾,引一个绿袍少将军来,教琼英练习飞打飞石。那秀士又对琼英说:“我特往高平,请得天捷星到此,教汝异术,救汝离虎窟,报亲仇。此位将军,又是妆宿世姻缘。”琼英听了“宿世姻缘”四字,羞赧无地,忙将袖儿遮脸。才动手,却把桌上剪刀拨动,铿然有声。猛然惊觉,寒月残灯,依然在目,似梦非梦。琼英兀坐,呆想了半晌,方才歇息。
  

次日,琼英尚记得飞石子的打法,便向墙边拣取鸡卵般一块圆石,不知高低,试向卧房脊上的鸱尾打去,正打个着,一声响亮,把个鸱尾打得粉碎,乱纷纷抛下地来。却惊动了倪氏,忙来询问。琼英忙用巧言支吾道:“夜来梦神人说:‘吾父有王侯之分,特来教导吾的异术武艺,助吾父成功。’适才试将石子飞去,不想正打中了鸱尾。”倪氏惊讶,便将这段话报知邬梨。那邬梨如何肯信,随即唤出琼英询问,便把枪、刀、戟、棍、棒、叉、钯试她,果然件件精熟。更有飞石子的手段,百发百中。邬梨大惊,想道:“我真个有福分,天赐异人助我。”因此终日教导琼英,驰马试剑。
  

不久,邬梨家中将琼英的手段传出去,哄动了威胜城中人,都称琼英“飞石神女”。此时邬梨欲择佳婿,匹配琼英。琼英对倪氏说道:“若要匹配,只除是一般会打石的。若要配与他人,奴家只是个死。”倪氏对邬梨说了。邬梨见琼英条件太难应对,就把择婿事儿停止一旁。今日邬梨想着王侯二字,萌了异心,因此,保秦琼英做先锋,欲乘两家争斗,他从中取利。当下邬梨挑选军兵,拣择将佐,离了威胜,拨精兵五千,令琼英为先锋,自己统领大军,随后进征。
  

宋江听说这段情由,颇觉凄惨。因见叶清是北将,恐有诈谋,正在疑虑,只见安道全上前对宋江道:“真个姻缘天凑,事非偶然!”他便一五一十的说道:“张将军去冬,也梦见一白衣秀士请他去教一个女子飞石。又对他说,是将军宿世姻缘。张清醒来,痴想成疾。彼时蒙兄长着小弟同张清住高平疗治他,小弟诊治张清脉息,知道是七情所感,被小弟再盘问,张将军方肯说出病根,因是手到病痊。今日听叶清这段话,却不是与张将军符合?”宋江听罢,再问降将孙安。孙安答道:“小将颇闻得琼英不是邬梨嫡女。孙某部下牙将杨芳,与邬梨左右相交最密,也知琼英底细。叶清这段话,决无虚伪。”叶清又道:“主女琼英,素有报报仇雪耻之志。小人见她在阵上连犯虎威,恐城破之日,玉石俱焚。今日小人冒万死到此,恳求元帅助她。”吴用听罢,起身熟视叶清一回,便对宋江道:“看他色惨情真,诚义士也!天助兄长成功,天教孝女报仇!”便向宋江附耳低言说道:“我兵虽分三路合剿,倘田虎结连金人,我兵两路受敌。纵使金人不出,田虎计穷,必然降金,似此如何成得荡平之功?小生正在策划,欲得个内应。今天假其便,有张将军这段姻缘,只除如此如此,田虎首级只在琼英手中。李逵的梦,神人已有预兆。兄长岂不闻‘要夷田虎族,须用女琼英’这两句么?”宋江省悟,点头依允,即唤张清、安道全、叶清三人,密语受计。三人领计去了。
  

再说又一日,两军交战,琼英在旁侍立,看见新投的全羽面貌,心下惊疑道:“却像那里曾见过此厮,枪法与我一般。”沉思一会,猛然省悟道:“梦中教我飞石的,正是这个面庞,不知会飞石也不?”便拈戟骤马近前,将画戟隔开二人。这是琼英恐叶清伤了全羽,却不知叶清已是一路的人。琼英霍地回马,望演武厅上便走,全羽就势里赶将来。琼英拈取石子,回身觑定全羽肋下空处,只一石子飞来。全羽早已瞧见,将右手一绰,轻劝的接在手中。琼英见他接了石子,心下十分惊异,再取第二个石子飞来。全羽见琼英手起,也将手中接的石子应手飞去。只听得一声响亮,正打中琼英飞来的石子。两个石子,打得雪片般落将下来。双方不分胜负,夜晚将至,便各自收兵回营了。
  

次日,宋兵又到,邬梨又令全羽领兵三千,出城迎敌。从晨至午,战得多时,被全羽用石打得宋江军乱窜奔逃。全羽引兵掩杀,直赶过五阴山,宋江等抵敌不住,退入昭德去了,全羽得胜回兵,进城报捷,邬梨十分欢喜。叶清道:“今日恩主有了此人及郡主琼英,何患宋江兵将勇猛,何患大事不成!”叶清又说:“郡主前已有愿,只除是一般会飞石的,方愿匹配。今全将军如此英雄,也不辱了郡主。”当下被叶清再三撺掇,也是琼英夫妇姻缘凑合,赤绳系定,解拆不开的。邬梨依允,择吉于三月十六日,备办各项礼筵宴,招赘张清为婿。是日笙歌细乐,锦堆绣簇,筵席酒肴之盛,洞房花烛之美,是不必说。当下傧相赞礼,全羽与琼英披红挂锦,双双儿交拜神祗,后拜邬梨为岳丈。鼓乐喧天,异香扑鼻,引入洞房,山盟海誓。全羽在灯下看琼英时,与教场内又是不同。有词元和令为证:“指头嫩似莲藕,腰肢弱比章台柳。凌波步处寸金流,桃肋带翠眉修。今宵灯下一回首,总是玉天仙,涉降巫山岫。”当夜全羽、琼英如鱼似水,似漆如胶,又不必说。当夜全羽在枕上,方把真姓名说出:原来是宋江军中正将没羽箭张清;这个医士全灵,就是神医安道全。琼英也枕边,备细拆说冤苦,又商量好了反叛计划。两个唧唧哝哝地说了一夜。好一个风流多情的巾帼女杰!
  

第二天,琼英和张清及安道全一起,杀了田虎全家,反了大营,投奔了宋江大军。
 

《风流琼英之谜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s-team.cc/k/minjianshuihu/12/4689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-www.s-team.cc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
Copyright © 2019

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,极速赛车开奖直播,官方直营

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