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书库 > 搜藏故事合集 > 水浒民间故事 > “朱青天”的由来 正文

“朱青天”的由来

2012年06月12日16:12:01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
穷汉石惠打柴为生。这天五更未尽,石惠穿着破袄单裤,挑着一担柴禾赶到了徐州城。来到集市,石惠慌忙扔下重担,谁知天不大明,看得不清,柴担竟把一个汉子要卖的一只公鸡压成了肉饼。卖鸡的汉子名叫庄霸,是个富豪家的浪荡子弟,昨夜晚偷了爹娘的银子去赌钱,输了个一干二净,未了偷得一家喂的打更鸡儿来卖,想变换个赌本儿。如今被莽汉石惠的柴担压死,他岂能善罢甘休?庄霸扯着石惠吼道:“我这只鸡定值三吊铜钱。今儿个赔上少爷的鸡钱便罢,若是少了半枚铜钱,少爷我也要与你经官动府!”可怜石惠一向老实本份,遇上庄霸这样的刁徒,咋能分辩出里表!石惠只好自认晦气,便答应卖了柴禾还他。那担柴禾到头来只卖了一吊铜钱,庄霸凶神恶煞般地要石惠卖了破袄,扁担、绳索,凑足三吊的数目还他。石惠气得和他吵嚷起来,未了便一齐跑到知州衙门来打官司。
  

等二人说明了原委,知州朱武点点头说:“石惠压死人家的公鸡,理当赔偿;庄霸既要铜钱三吊,石惠就得如数还他;柴钱不足,可将身上棉衣当了。”石惠听了,心里暗暗骂道:“这昏官分明向着财主的狗羔子!俺石惠今儿算倒了八辈子霉了!”想到这里,穷汉子大声嚷道:“俺这棉袄破衣烂花,扔到街上都无人抬它!大人叫俺到哪家当铺当那两吊钱呀?”朱武笑嘻嘻地说道:“后生休要为难!待本官写一字条,你拿上它到哪家当铺都能当上两吊钱的!”说完,知州提笔写下字条儿,便让石惠拿上去当棉袄。那石惠窝着一肚子怨气跑进一家当铺,掌柜的一见知州大人的亲笔字儿,慌忙收下破袄,递上两吊铜钱。石惠又气又纳闷,拿着铜钱又回到大堂。
  

庄霸银钱到手,正在洋洋得意,又听知州小声问道:“庄公子喂的是何种名鸡?这等贵价?”庄霸哄神瞒鬼地扯道:“回禀大人,小人喂的小鸡名唤‘九斤黄’。”朱武装着好奇的样子儿又问:“下官再问公子,这鸡需喂它啥东西能长到九斤重呀?”庄霸顺着竿儿爬:“回禀老爷,小人每天喂它半斤大米。”知州点点头,又问:“公子的这只鸡有九斤重吗?”庄霸答道:“小人这只鸡才喂了一年,眼下只重三斤。若再喂两年,保管能长到九斤重呢!”朱武听到这里,拍手笑道:“刚才石惠赔的是九斤重的鸡钱,这鸡长到九斤还需两年,那你就找回两年的米钱给他吧!一年就算三百六十天,两年就是七百二十天。每天喂半斤大米,两年就是三百六十斤。三百六十斤大米值五吊钱,那你就找回石惠铜钱五吊吧!”庄霸一听惊得活象雨淋的蛤蟆,慌忙说道:“回禀大人,即是这样,小人不要石惠赔鸡,石惠也不要再让俺找回米钱,把那三吊钱还他也就是了!”知州脸色一变,拍着惊堂木说道:“本官断案,打了盆说盆,打了罐说罐。他欠你三吊还三吊,你欠他五吊哪能还三吊算完?石惠的破棉袄能当两吊钱,你一身崭新的绸缎棉衣难道当不了两吊钱吗?还足他的铜钱罢了,若少了一个小钱,老爷我便大刑伺候!”庄霸一听心里叫苦连天,那石惠拿着知州的亲笔字儿进当铺,棉袄再破,要价再高,掌柜的也得照数给钱。我没有那种字条儿,棉袄棉裤再新也不值两吊钱呀!看这官儿分明向着穷鬼,事到如今若还不足钱,定有我的难看。这真是偷鸡不成折把米,打雁的让雁啄了眼……想到这里,庄霸叩头如捣蒜,苦苦哀告:“小人愿将身上棉袄棉裤送与石惠,权当那两吊钱吧!”朱武微微一笑,慢慢说道:“既是你自己提出这般主意,本官也就听便。石惠,你穿上庄霸的棉袄棉裤,拿上那三吊铜钱,快快回家去吧!”石惠做梦也没想到惹祸引得这等福气来,心里暗暗感激这位爱民的好官。石惠穿上庄霸脱下来的棉衣,揣上那三吊铜钱,叩谢了知州之后,欢天喜地地回家去了。那庄霸冻得筛糠,夹着膀儿,苦丧着脸儿,象条癞狗一样滚出了知州衙门。
  

朱武在徐州当了三年知州,为人耿直,刚正不阿,办案铁面无私,决无贪赃枉法。黎民百姓称他“朱青天”,可贪官污吏,土豪劣绅却恨透了他。恶人告,赃官参,未了徽宗皇帝下了一道圣旨,将徐州知州朱武革拿问。神机军师早料到会有这一出,没等圣旨传下,他就挂冠不干了。不久,朱武造反上了梁山。
 

《“朱青天”的由来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s-team.cc/k/minjianshuihu/12/4683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-www.s-team.cc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
Copyright © 2019

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,极速赛车开奖直播,官方直营

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