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匪的故事

东北大剿匪

解放战争之初,国内有识之士一致认为,谁先取得东北,谁就可以得到全中国。1945年8月11日,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向有关部队发出了进军东北的命令。东北根据地的创建经历了一个艰苦、曲折的斗争过程,其中尤以清剿土匪最为复杂和激烈。[阅读全文]

土匪报恩

第二天,万家照样发丧,把一口空棺材埋入地下。又停了两个月,待风平浪静之后,万老板和家人带着珠宝,向二龙山方向拜了几拜,趁夜黑离开庆阳镇,远走他乡,过起了悠闲的生活。[阅读全文]

绿林女匪一枝花

恰值天上飞过一群乌鸦,一枝花双手举枪,手起枪落,两只乌鸦坠地,众人一片喝彩。[阅读全文]

通匪命案

只听咔嚓一声响,朱宏的人头落了地。朱宏,灵桥第一举人,何至于落得个身首异处呢?说起来,还有一段令人唏嘘的往事。[阅读全文]

土匪和女学生

十八岁的肖雪心事重重,她秘密筹划着逃婚。这需要莫大的勇气。这份勇气,肖雪自认为她早已从王天龙身上获取了。[阅读全文]

土匪破案

巡逻队来报,城郊一处百年古窑中发现一具女尸,与女尸同在一窑的,有一个和尚,一个乞丐,还有一个,是山城首富。[阅读全文]

土匪于大头

那时候, 棒老二基本不用枪。为啥?一是枪有响声,不宜抢劫;二是枪成本高,机械事故多,用时不响,麻烦就大了。因此,棒老二基本用刀,故又叫刀客。棒老二就是土[阅读全文]

稀奇古怪的民国土匪

在一般人的心目中,总是将“土匪”与“盗贼”相提并论,凡强行劫掠或窃取他人财物、为非作歹的人,依其情节之轻重,或称为匪盗,或称为窃贼。“[阅读全文]

土匪要来了

村民嚷嚷:“土匪真来了,我们也跟着遭殃,你不死,我们就活不了。”[阅读全文]

黄麻寨里的冷枪

一、冷 枪1947年,对土匪来说,真是个好年份。国共两党打得不可开交,便宜了土匪们无法无天。这年六月初六,是黄麻寨老六崔大头老父的六十大寿,他带了三个兄弟,[阅读全文]

三枪剿匪记

民国初年,东北边境土匪猖獗,民不聊生,军阀张作霖特派得力干将李强前往剿匪,还调拨一批先进美式装备支援。李强上任第一天,当地名流商贾在酒楼大摆宴席,为他[阅读全文]

盼着土匪来抢钱

1948年冬,国民党县政府反动势力被打垮,人民政权尚未建立,解放军又南下追敌,陈州城陷入无政府状态,土匪、流氓、小偷借机捞财,闹得陈州城一片混乱。陈州城内[阅读全文]

血溅金井客栈

一民国五年,一支驼队行走在荒凉的大漠上。这支驼队由十几个人和二十几只骆驼组成,看上去像是一支商队。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,名叫赵大马,大伙儿都喊他[阅读全文]

借刀

清乾隆年间,镇东县县令叫龚加标,年逾四十,肥头大耳,小眼稀须。他自夸是官场老手,能把上下摆平。对上面压下来的摊派搜刮,他大多敷衍应付,拖黄了事。近日,[阅读全文]

丑郎中传奇

丑郎中清末民初,皖北古黄县出了一个奇人“丑郎中”,其姓氏便是挺稀奇古怪的“”(cho丑)字。丑郎中本名宝,生得出奇的丑,细胳膊细腿,偏[阅读全文]

土匪情事

那年土匪胡三癞子掳了我们村子里几个稍有姿色的女人。我的三奶奶也在其中。这胡三癞子暴虐成性,被他奸淫后的女子都得死掉,理由是“防止她们引官兵来抓&rd[阅读全文]

土匪黄二牙

黄二牙用衣袖将驳壳枪擦亮,对着枪膛狠狠地吹了一口气,伴随着枪膛发出的一声呼啸,浓烈的硫磺味儿窜进了鼻孔。他用大拇指顶上最后一颗子弹。二十发子弹像训练有[阅读全文]

黄连山剿匪记

黄连山是广西的森林生态型水源涵养林保护区之一,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境内的西北部,北回归线从中经过,占地1.46万公顷。如今,这片广袤的大山,养育着山脚[阅读全文]

鬼奎与侠丐

清朝光绪年间,距墨城六十里处,有一座鸡笼山。此山林深草密,上面盘踞着一伙土匪。匪首绰号“鬼奎”,此人曾在沧州海[阅读全文]

马家烧锅

一过了山海关,就到了肥得流油的关东了。张望朝和吴瑞坤望着山海关城门楼子上那书写着“天下第一关”的巨大匾额喘息了好[阅读全文]

土匪海爷

一大名鼎鼎的海爷,磨盘山上的土匪海爷,那是我爷,我是他孙子。海爷是干什么的,现在的丰阳,大概没有几个人知道,但你翻开《丰阳县志[阅读全文]

让俺做个明白鬼

1948年,解放军的“快刀团”乘胜追击,风卷残云般解放了伏虎山区的大片土地,却在黑石寨下遇到了麻烦。黑石寨地势险要,易[阅读全文]

土匪之师

土匪,贼寇也。何师之有?不然,行有行规,匪有匪道。土匪,自有其为匪的学问。但是,土匪好做,匪师难求。穷极了眼的爷儿们,抄起家伙,打[阅读全文]

女匪

民国十几年的时候,豫东一带活跃着一支女匪。队伍里多是穷苦出身的姑娘,而匪首却是位大家闺秀。至于这位小姐是如何沦入匪道的,已无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