局长的故事

活人的坟头

林业局的张局长活得好好的,却被A立了个坟头,还有一大群人在烧纸祭拜。这不是诅咒他吗?到底是谁这么缺德?[阅读全文]

大桥管理局的来客

自从市里将过江大桥的收费站撤掉以后,我们这个副处级的大桥管理局,差不多沦落成了一个街边弃儿,娘不爱,爷不疼的[阅读全文]

请你抽支烟

老阮到街上吃早餐,遇到了同事小王,二人寒暄几句后,老阮从左侧的裤兜里, 摸出一包‘ 黄果树’ 香烟, 递给小王一支,说:“抽一支!”&l[阅读全文]

工作狂人

为了响应中央文件精神,局长东涯召开了全局党员干部会议,要求每人至少给他提一条意见。会从上午8时开到12时,也依旧鱼不动水不跳的。开口说话者总是“王顾[阅读全文]

送你黑玫瑰

在我们大家的心目中,只知道他老人家是一个爱钱不好色的男人,怎么会是他送的呢?[阅读全文]

拯救

宣判完毕,王局长就被押到了车上,接着汽车一路呼啸着将他拉往刑场。现在是八月初,水稻已经开出玉白色的小花,玉米已经吐露出金黄色的饱满籽粒,高粱在秋风中摆[阅读全文]

局长的述职报告

魏胜利是中学语文老师。当了五年老师,觉得很没劲,就报考了公务员,结果被录取了。魏胜利到环保局报到,局办主任带他到局长办公室面见局长。局长办公室还有其他[阅读全文]

人情在纸上

这天,牛伯要吃饭了,看到吴胖子仍然蹲在门口发愣,不由心里一软,上前招呼他说:“喂,回去吧。今天局长不来了。”吴胖子冷淡地看了他一眼,没有动身[阅读全文]

气死局长的宾馆题字

李局长最近迷上了书法,而且专练狂草。为啥呢?因为书法不像别的可以速成,颜体柳体的,没有三五年的功底拿不出手啊。只有狂草比较能蒙人,只要让别人认不出来就[阅读全文]

醉酒丑闻

薛楚红虽然只是远山县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的科长,她老公马林也只在城建局当了一个局长,但在整个远山县,她却很有名气。薛楚红出名并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,也不是因[阅读全文]

软刀子杀人

局里的一把手郑局长不但有铁一般的手腕,而且城府很深。他公款乱花,账目混乱,广大干部敢怒而不敢言。刚分来的大学生小沈刚直不[阅读全文]

色魂遇艳鬼

孟管窝的官运挺顺,从普通办事员到副乡长、乡长、镇长、副局长,再到如今的县工业局局长,可谓步步高升,一路顺风。前不久,工业局下属[阅读全文]

吴局长的三次连锁新闻

民政局长吴安仁上个月办理了退休手续。这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,谁知吴局长却爆出了新闻,而且是三次,这在这个小城却真的成了新[阅读全文]

局长和小贼

已经夜深了,张安还没有睡觉,而是拿着望远镜,站在阳台上,朝对面的居民楼张望。望了一会儿,他有点累了,便低下头来,却猛然看[阅读全文]

夫唱妇随

局长中文系科班毕业,闲暇之余,喜欢舞文弄墨,写一些小文章,以博众人一笑。最近局长迷恋上网络:经常在网站论坛上发些帖文。身为局长秘书,管理局长发的帖文,也就成了我[阅读全文]

公安局长死亡之谜

那是吴一枪一生中惟一的一次执行枪决任务,令他措手不及的是,执行的对象竟是昔日最欣赏他的公安局原副局长柳轩。柳的事,公部内部普遍认为是交通肇事,不会判极刑。社会上传得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