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传奇故事 > 百姓传奇 > 床上铁器 正文

床上铁器

2015年08月23日09:15:23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王半仙眨了眨眼睛,仿佛已看到何涓那活色生香的躯体。这女人,味道还是挺不错的。

1

先说一桩蹊跷事:有个人,竟然被他自己的影子杀死了。被影子杀死的那个人名字叫朱壮,男,31岁,和平铸造厂车床工人,租住的房子在仙鹤路二巷14号。现在,他的尸体就停放在那里。他老婆趴在水晶棺材旁,两眼哭得像桃子。这时夜已经很深了,几个守夜人在棺材旁打麻将,一边打一边不停地拍脑袋。有一会儿,朱壮老婆像是睡着了,意识里朦朦胧胧的,棺材上面悬着的白炽灯摇晃起来,朱壮老婆猛睁开眼睛,跺着脚跳,旁边打麻将的人都瞪大了眼睛。朱壮老婆问他们,朱壮来过吗?外面风很大,槐树和梧桐发出“啪啪”的响声。朱壮老婆说,刚才朱壮回来过,你们看,电灯还在摇晃呢!门窗一直关得好好的,电灯怎么会自己摇晃呢?周铁民推开麻将,说,弟媳妇儿,你仔细看看,电灯有没有摇?朱壮老婆走近去,电灯又不摇了。事实上,电灯没有摇,朱壮的影子可以证明,因为它一直盯着白炽灯的钨丝。当然,这时的影子缩得很小,只在尸体周围有浅浅的一圈黑。想到马上将要去的火葬场,连自己也将销声匿迹,影子的心境不禁有些悲怆。

影子觉得,要说清朱壮的死亡时间得回到一个月前。那天朱壮从厂里往家赶,夜像现在一样深,风也很大,而且没有月亮,四围景物都生着巨大的毛毛糙糙的黑手。麒麟路没有一个人,朱壮蹬车的速度很快,脑海里只有那张柔软舒适的棕绷单人床。在仙鹤路头,有一盏裹满灰尘与油污的白炽路灯,每次下夜班的朱壮看到它,心里都会升起一丝柔软的温暖。与往常不同的是,今天的路灯下面多了一只肥嘟嘟的蓝色塑料袋,朱壮本来已经骑过去了,但不知什么原因,他又回过头来,将电线杆下的蓝色塑料袋捡起,扒拉开,里面是报纸,报纸里面是人民币,一叠一叠的,全是50元的,中间用牛皮纸扎得紧紧的。朱壮的手发抖,脸发白,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,回到住处一数,有整整十万块。

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朱壮变了个人。他把钱用塑料纸包了一层又一层,藏进一堆破棉絮里。他开始变得恍惚,上班老是开小差,有好几次,差点出事故。他很想把拾到钱的事情告诉乡下的老婆,但每次拿起话筒,就又放下了。十万块钱就像十万斤粮食压在他身上,让他喘不过气。他越来越消瘦了。

事情终于在那天深夜发生了。那天也没有月亮,风也很大。朱壮的自行车坏掉了,他只能走着回住处。麒麟路上,他越跑越快,像在和风赛跑。到仙鹤路头的时候,他再也跑不动了,直喘气。这时在路灯的照耀下,朱壮的影子越来越庞大,影子的十根手指,像十根尖尖的竹竿,突然卡在朱壮的喉咙上。他害怕极了,尖叫着往后倒去。一辆卡车从朱壮的身体上压了过去。卡车加大油门溜了,连影子都没有看清那辆卡车的车牌。但影子知道,朱壮其实不是卡车压死的,即使没有这辆卡车,朱壮也可能被自己的手指掐死——它觉得是这样的。所以它一直静静地躺在那里,伸着双臂,等警察把它的双手铐上。但赶来的警察对它无动于衷,只顾着量卡车刹车的痕迹。

打麻将的几个人都趴在桌上睡着了,朱壮老婆在睡梦中见到了朱壮。这时醒着的,只有朱壮的影子,它为自己的逍遥法外而感到愧疚,再想到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,可能也算是报应。最后连朱壮的影子也睡着了。

2

仙鹤路二巷14号位于城市的北口,是一幢三间三层的楼房,还外带一个小院落。这户人家全家都到省城去了,房子托给一个远房亲戚全权处理。这亲戚不大管事,要不,也不能让朱壮老婆在这里办丧事。朱壮原来租住的房子在三楼,门朝北,面积八个平米。三楼还有两户人家,一户是母女俩,母子叫何涓,陪读的,她儿子刘小杰在县中上高三。另一户是夫妻俩,男的就是方才打麻将的周铁民,在街上蹬人力三轮车,他老婆叫葛菊,不上班,只到服装厂拿些零头活回来做。这时天色亮了,迷迷糊糊昏头昏脑的人全都清醒过来,刘小杰早早地到学校去了。何涓拉着朱壮老婆的手,劝她节哀顺变,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哩!这一说,朱壮老婆哭得更厉害,眼泪“叭嗒叭嗒”地往下掉,很快何涓自己的眼泪也跟着下来了,她搂着朱壮老婆,哭着说,我们都是不幸的女人呀!

TAG:半仙
上一篇:不息木下一篇:女调酒师之死
《床上铁器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s-team.cc/c/b/22435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-www.s-team.cc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
Copyright © 2019

极速赛车开奖官网168,极速赛车开奖直播,官方直营

版权所有